我机械出口寒冬还在继续 新兴经济体或成突破口

2009年,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,我国机械工业出口大幅下降。2009年,受国际金融危机影响,我国机械工业出口大幅下降。2010年,面对依然十分严峻的出口形势和越来越严重的贸易保护主义,我国机械工业该怎么办?

出口形势依然十分严峻

<77%(2008年 86%(2008 年8%)。

<63%,文办行业降幅最小,为下 降35%,降幅较上月扩大,其他 11个行业降幅较上月缩小。从进口分析,除农业机械和文化办公设备两个行业同比有所增长外,其他11个行业全面下降。

<24%。

<95亿美元,但由于外需收缩规模很大,在 结构上与内需存在较大差别,短期内依靠扩大内需,难以全面替代或弥补外需收缩产生的需求缺口。因此,2010年出口形势依然十分严峻。

据有关国际组织预测,世界经济衰退的基本态势尚未根本改变,全球贸易下滑并未见底,欧盟、美国、日本等我国机械产品主要出口市场需求萎缩。
同时,在经济低迷的情况下,各国都倾向于收紧贸易政策,贸易保护主义已经抬头。2009年12月30日,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最终批准对中国产石油钢管征收
约4亿美元。

眼里不能只有欧美日

2010年,面对依然十分严峻的出口形势和越来越严重的贸易保护主义,我国机械工业需要采取什么样的对策呢?

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专家委员会委员、原机械部进出口审查办主任郑国伟认为,全行业一定要发挥有利因素,用好优惠政策,同时必须多元化地开拓其他有潜力的市场。

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,我国政府已采取多项政策,加大宏观调控力度,扩大投资规模,机械工业固定资产投资高速增长,2009年1~11
月,机械工业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39%。同时,制定进一步支持装备制造业和汽车工业发展的政策措施,鼓励企业技术改造;全面实行增值税转型改革;
扩大国内消费,以拉动内需。此外,取消了一大批国内投资项目进口设备的免关税和免增值税政策,取消了所有外资企业进口设备的增值税免税政策。

郑国伟认为,这些政策有利于我国企业的自主创新,提升国产设备的竞争力。就机械工业的出口来说,也有许多有利因素:人民币银行贷款已多次降
低利率;钢材等原材料价格已从高位回落;从2008年10月以来,我国政府已先后4次提高机械产品的出口退税率;国家对一些农机、汽车、家电销售给予补
贴,拉动了相关行业对机械产品的需求;国家还对出口信贷和保险加大了支持力度,人民币兑美元汇率近一段时间,虽略有升值,但基本保持稳定,波动不大。上述
优惠政策和有利因素,有关企业要充分把握,积极推进企业生产和外贸发展。

<65亿美元,继续保持增长的势头。

中国和东盟10国、中国和智利、中国和新加坡已分别于2005年~2008年期间签订自由贸易协定。2009年4月28日,中国已与秘鲁签订自由贸易协定。双方将对各自90%以上的产品分阶段实施零关税,我国机械产品出口将从降税安排中获益。

郑国伟认为,要充分利用与上述国家关税减免的优惠,扩大出口,努力弥补在欧盟、美国等市场丢失的份额。尤其是东盟,这几年双边贸易发展很
快,按协议规定,从2010年1月1日起,双方将90%产品的进口关税降为零,我国的发电设备、输变电设备、工程机械、汽车及零部件、机床工具、农业机
械、通用机械等具有竞争优势,要积极努力扩大出口。

“产品看同行”是死路一条
<87%,比重很大。对此,专家 指出,我国机械工业必须转型升级,不断优化产品结构,逐步改变目前的低附加值和低技术含量产品占主要地位的局面,加大对高技术含量、高附加值产品的开发研 制力度,发展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,重视产品技术标准的不断完善和提高,努力向国际标准或国际先进技术标准靠拢和转化,提高国际竞争力。

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特别顾问朱森第指出,机械工业是为国民经济各部门提供装备的产业部门,结构调整更是需要不断进行,以满足用户不断变化的
需求,而当前尤为突出。机械工业的结构调整,包括产业组织结构、技术结构、产品结构等方面的调整,任务十分艰巨,产品结构的调整特别迫切。在应对国际金融
危机、内需拉动、保增长的情况下,需要特别注意某些领域产能的过速膨胀。有些领域的产能过剩已经显现,有些领域产能过剩的风险正在积聚,尽快调整产品结构
已成为不少企业和相关方面的共识,也是机械制造业实现可持续发展的重要途径和条件。

他认为,当前机械制造业产品结构的调整,显然要围绕国家拉动内需投入的4万亿元投资,它的投向引导着机械制造业产品结构调整。十大产业调整
和振兴规划的落实,需要机械制造业提供大量适用对路的产品和装备;而十大领域重点工程(高效清洁发电、特高压输变电、煤矿与金属矿采掘、天然气管输液化储
运、高速铁路、城市轨道交通、农业和农村、基础设施、生态环境和民生、科技重大专项)所需的产品和装备,大多是当前国内不能提供的或性能、水平满足不了用
户要求的。四大配套产品(大型铸锻件、基础部件、加工辅具、特种原材料),则是装备制造业的薄弱环节,更是机械制造业产品结构调整的重要方面。国家科技重
大专项,诸如,核心电子器件、高端通用芯片及基础软件产品、极大规模集成电路制造装备及成套工艺、新一代宽带无线移动通信网等专项,所需的装备目前多为进
口,有些还进不来,必须靠我们自己研制。大型油气田及煤层气开发、大型先进压水堆及高温气冷堆核电站、大型飞机、高分辨率对地观测系统、载人航天与探月工
程等科技专项所需的装备,国内也有很大差距。高档数控机床与基础制造装备,更是机械制造业自身结构调整的重要内容和努力方向。

朱森第指出,机械制造业要抓住当前大好时机,主动积极地调整产品结构。“产品看同行”是难以发展的,生存恐怕也迟早会成为问题。产品看市场、看技术发展趋势,才能永远走在同行的前面,才能赢得用户、赢得市场、赢得未来。

Comments are Closed